关于海峡两岸语言对比研究的思考

        海峡两岸语言对比研究主要始于上世纪80年代台湾开放居民赴大陆探亲以后,一度非常引人关注,成为一段时间里语言研究一个不大不小的热点。屈指算来,相关研究已经持续20多年了。研究目的主要是面向实用,解决两岸交流之初的语言障碍问题。2000年,笔者的《差异与融合——海峡两岸语言应用对比》由江西教育出版社出版,据说是这一领域的第一部专著,该书对上述目的大致都有体现。
        时至今日,海峡两岸语言对比研究已有很大进展,虽然如此,但是笔者认为,这一研究还有进一步提高的空间。就海峡两岸语言对比研究来说,与时俱进应该首先表现在观念上,其次表现在实际研究中,具体说来,就是应当建立一个“一、二、三”模式。所谓“一、二、三”模式,就是一个背景,两个面向,三个结合,以下就这几个方面略作讨论和说明。
        一个背景。即把整个研究置于“全球华语”这一大背景下。现在,“全球华语”的观念已经被越来越多的学者接受,一些学者已经开始在这一视角下研究相关问题。我们认为,建立这样一个背景,实际上也就获取了一个新的认识角度。把两岸语言及其运用中的诸多差异除看做地域变体、社会变体外,也看做社区变体,这样可以更好地观察、理解、把握和表述两地语言的差异及其性质和造成的原因等。比如,作为一个言语社区,语言的认同是一个相当重要的因素,而在以往的研究中,人们很少从这一角度来揭示造成两岸语言及其运用差异的原因;另一方面,两岸语言对比研究也不应当只限于差异一面,还应该包括相互的融合,而造成融合的最重要原因之一,就是语言的认同。
        两个面向。一是面向两岸人民实际语言交际和沟通,二是面向两岸现代汉语研究,前者可以看做应用层面,后者则为研究层面。
        就应用层面来说,目的仍然是大力促使两岸人民对彼此语言进一步了解和认知,从而方便交流、拉近距离。这方面工作除了继续进行更多微观、具体的研究外,比较重要的还有组织编写大规模、全覆盖的工具书,以及普及性通俗读物等。
        从研究层面着眼,主要是对已有研究的拓展和加深,进一步提高学术含量,目的是真正全面、深入、细致地描写和分析两岸语言全部的同与不同,以及融合与发展,在此基础上进行定位、定性,最终形成一个准确完整的知识体系。
        三个结合。三个结合主要着眼于上述研究层面。先说点与面的结合,以前的研究基本都只着眼于某一个或一些具体的“点”,即针对那些两岸差异比较明显的现象来展开讨论和分析。所谓“面”,大致可以分为三个层次,在相对微观的层次是一个一个的“类”(如词的类、句子的类等),在中观层次则是一个子系统(如语音、词汇、语法等),而在宏观层次则是整个语言系统。我们的研究理念和思路是,两岸语言属于不同的社区变体,各有自己的特点,一方面,在研究某一个局部问题时,首先要对那些总体上的特点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和把握,这样才能更好地面对具体语言现象;另一方面,还应当适时地、不断地用“点”上的局部性认识去补充、完善或矫正那些已有的整体性认识,从而使之更加正确、全面和完备。
        另外,作为语言对比(或称比较)研究,目的应当有两个:一是求异,二是求同,二者都有意义和价值。现在的情况是,我们远没有系统地对两地语言的所有方面都“摸”一遍,通常只是选择一些比较显豁的差异点来进行讨论,这样做当然难以形成一个系统,并且连真正有哪些同与不同,也未必弄清楚了。
        再说事实与理论的结合。反观整个两岸语言对比研究,我们有一个很深切的感受,就是以往的研究多以事实发掘为主,而少有理论的观照和阐述。笔者以为,以下几方面理论对此项研究是至关重要的:一是语言接触理论,二是语言对比(比较)理论,三是语言发展理论,四是语言规范和规划理论,这些方面理论和方法的运用,定会促进和推动这方面的研究。
        最后再看共时与历时的结合。在当今的语言研究中,共时与历时相结合的观念早已深入人心,成为许多人共同的学术旨趣和追求,并且在很多方面都有充分表现。但令人遗憾的是,在两岸语言对比研究中,这几乎还是一个空白,人们所做的,几乎都属于共时平面的静态研究。其实,当今两岸语言的诸多差异,是各自不同的历时发展过程在共时平面的表现,因此,要真正了解和理解这些共时差异,就必须同时掌握这一历时过程。香港的姚德怀先生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,指出研究各华语地区语言现象的异同,“归根结底便是内地、台湾、香港以及各华语地区的汉语/华语近百年来的演变过程是怎样的,最终又怎样达到各地区当代华语的现况”。在这方面,显然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。
        对于语言研究者来说,海峡两岸语言丰富多样的差异与融合事项,无疑具有多方面的巨大内涵,值得认真发掘,而两岸社会及人民不断扩大的交往也对此有更强烈的需求。近几年来,有关部门对海峡两岸语言对比以及与此相关的研究非常重视,这一点在一些重要的科研立项上就能反映出来。比如国家社科基金的重大和一般项目,教育部人文社科基金的重大和一般项目等,都有这方面选题。这无疑会大大推动和促进相关研究进一步深入展开,取得更大进步,我们对此充满期待。

(作者系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)
文章选自《语言文字报》.